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关于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山那边,就是故乡的秋

时间:2019/11/1 14:59:14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1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潮,在春夏秋冬的调色板上,秋天,是我的最爱。  我无法掩饰自己对金秋时节的喜爱,秋的色彩,秋的丰腴,秋的畅想,在这样一个硕果累累的季节,用一种充满伤感或者悲凉的心情,来吟咏这样一个季节,我是做不到的。  故乡的秋...

自古逢秋悲寂寞,我言秋天胜春潮,在春夏秋冬的调色板上,秋天,是我的最爱。

  我无法掩饰自己对金秋时节的爱好,秋的色彩,秋的丰腴,秋的畅想,在这样一个硕果累累的季候,用一种充满伤感或者悲凉的心情,来吟咏这样一个季候,我是做不到的。

  故乡的秋天,是孩子们的最爱。蒲伏在金黄色的稻田里捉个迷藏,在收割完的黄豆地里,逮一串蚂蚱;胡乱拔几棵饱满的毛豆,挖几块地瓜,在火堆上烧烤,童年记忆里的秋天,满满的,到处充满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。

  故乡的秋天,是一个轻易让人产生奇妙妄想的季候;有时,站在故乡的运河堰上,看着京杭大运河往来的船帆,想着远方的故事,还有自己编织的梦,那时刻的我,从未想到,故乡的秋天,有一天,也会和我的亲人们一样,日渐老去。

  带着儿时的梦和充满激情的诗意人生,我走向了远方;若干年来,为了看到最美的秋色,欣赏更多的秋天美景,我曾走遍许多的风景名胜,拍下不少秋天风景的画面,然则,总感到到这些美好的风景里,似乎缺少点器械。

  都说萧瑟的秋风里,落叶归根,这种季候对大地的迷恋,照样从我的老父母身上,感到到的。

  八十多岁的父母亲,身体的健康状况,如同这即将告其余季候,走在了生命季候的边缘;最先身体状况不好的,照样我的老母亲。多年的操劳加上当时农村的医疗前提较差,在一个忙着秋收的季候里,母亲病倒住进了病院,结果因为脑梗,造成身体活动和生活不便。于是,只能拜别故乡,在我家里和姐姐家里,轮流照顾。

  尽管我们照顾的很仔细,生活前提也不错,然则,行动不便的母亲和父亲,照样思乡心切。虽然不能措辞,然则,母亲的泪水足以说明一切。

  春天寒,夏天蚊蝇多,冬天太冷,于是就在一个金秋时节,我和姐姐决定,送父母回家过几天,以此来缓解父母的思乡之情。

  我的家乡在鲁南苏北交界,在以前那叫穷山恶水,在今天看来,其实是一处风景秀丽的鱼米之乡;假如抛开秋天收成时的疲惫和艰辛,故乡的秋色是一幅美丽的画面古老的京杭大运河如天上之水,从北方奔流而来,似乎为了拥吻我的故乡,轻轻环绕,带着我儿时的妄想,流向远方。高高的运河大堤两侧,不著名的各类野花,竞相绽放。蓝天白云下,躺在运河大堤东侧的草地上,舒服地看着不远处,大运河里往来的归帆,一声悠扬的汽笛,会将你的思绪带去远方

  没有了农耕稼穑的艰辛,用一份舒适舒服的情怀,来欣赏故乡的秋天,是一件异常愉悦的工作。然而,就在这个季候,母亲的病情也加重了,原来把饭端到她跟前,自己可以着手吃,现在,已经只能靠喂饭了。

  给母亲喂饭,是一件异常繁琐的工作,因为母亲已经不能措辞,很多的工作,只能靠自己把握。母亲咀嚼功能好的时刻,用勺子喂进嘴里就可以,母亲的病情加重后,稀粥还可以,略微稠一点的器械,要用手了。多一分怕母亲噎住,少一分怕吃不饱,时间长一点,饭菜凉了,还要热,就这样,一顿饭也要喂40多分钟。看着已经不能语的母亲苍老的面庞,我泪水偷偷咽在肚子里,还要假装很高兴的样子,让她白叟家高兴。这是我熟悉的母亲吗?那个在野外里,在房前屋后终日忙碌的母亲吗?

  人们经常赞赏秋天的丰腴和收成,感谢大自然春华秋实的奉送,说实话,生活在农村的我并不赞同这种设法主意。野外里,稻子要收割,棉花要采摘,黄豆要早收,小麦要播种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,在这金黄色的季候里,留下的辛苦和汗水最多;因为父亲在贾汪煤矿上班,所以,家里的几亩地都由姐姐们和母亲劳作,而我,除了上学,和小同伙玩耍,母亲是舍不得让我干活的,哪怕是割猪草这样平常农村孩子,必须干的活。

  故乡的野外,在这个收成的季候,是孩子们的最爱。下学后,呼朋引伴,叫上小伙伴,捉蚂蚱,一会就逮了长长的一串,放在火上一烤,在今天看来也是厚味佳肴。有时,拔几棵黄豆,放在火上一烧,灰烬散后,里面是金黄可口,酥脆的黄豆;或者在地里拔几块地瓜,用铲子借助斜坡,挖个小窑洞,下面架上火一烤,不一会,又甜又糯的黄地瓜,便出炉了,每当夕阳西下,要回家的时刻,我们经常带着嘴上灰印和饱饱的小肚子,高兴而归;晚上自然就不吃饭了,母亲也知道,却也不责备我。

  而今,守着风烛残年的娘亲,在故乡的秋色里,我彷徨徘徊;甚至无心去欣赏这个季候里,家乡的湖光山色,喧哗的野外,跟着播种的完成即将归于宁静,而老屋庭院中,只有这棵银杏树,还在留恋枝头的几片金黄;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,我知道,故乡的秋天不会走的太远,然而,母亲的身体,却越来越差,守候娘亲的日子,还有多久?

  照顾母亲,给母亲喂饭的日子是辛苦的,即就是这样辛苦的日子,对于母亲和我们来说,想要长久下去,也是一种奢望。

  我喂娘饭才这么短的时光,娘喂我饭,却是这么多年,这也是我陪伴娘亲,在故乡的最后一个秋天,也是我回故乡守望的最后一个秋季,不久后,娘亲就离我远去了,从此,故乡的田间巷陌,还有那让我迷恋的秋野,成了我回忆里的辛酸。

  又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季候,在城市浮华的喧哗中,在夜晚那轮寂寞的冷月下,我又想起了老屋,想起里了娘亲,想起了故乡的秋天

  朗月星稀下,看着别人家的团聚,想起作家龙应台的一句话: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当代赓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告诉你:不必追。

  何止是父母子女之间,我们每个亲人之间,都有这份说不出的痛和无线的迷恋;父亲,二叔,四叔一个个亲人的离去,让我对故乡的思念里,有一种说不出的肉痛。可是,这种痛楚,却让我依然魂牵梦萦。

  秋风起,落叶黄,遥望远方的故乡,尽管,远山如黛,遮住望眼,我知道,山的那边,就是故乡的秋。

山那边,就是故乡的秋

相关评论
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。